追忆陕西省西安市检察院公诉部女检察官叶飞

时间:2019-01-13 07:27:58作者:岳红革来源:检察日报

评论投稿 打印 转发 复制链接【 字号:||

最美的年华留在了公诉席上

——追忆陕西省西安市检察院公诉部女检察官叶飞

“这不是叶飞常坐的那路公共汽车,站点都不对。”叶飞的家人焦急地向一起调看街道实景录像的民警说。

2018年8月27日早晨8时许,叶飞把7岁多的女儿送到假期补习班,细心地替女儿拧开瓶装酸奶盖,挥手与女儿道别。然而,由于脑部瘤体挤压大脑相关功能区,突发失忆症,她却在这条她最熟悉的上班路上走失了,亲人和同事找到她时,已是第二天凌晨4时。在同病魔顽强搏斗88天后,脑部恶性胶质瘤恶化扩散,叶飞不幸离世。

“我不愿相信这是真的!”叶飞的搭档、陕西省西安市检察院公诉部检察官阎若鋆心痛地说。

是什么让一个生命的消逝如此令人不舍?是什么让人对一个生命的回忆如此痛彻?绝不只是因为她仅仅37载的英年!

毒战中,巾帼不让须眉

“这本由叶飞主笔撰写的调研报告,不久前刚被西安市公安局作为内部工作资料印发给全市公安民警,规范办理毒品案件。可惜她已看不到了!”凝视着《毒品犯罪案件侦查取证问题实录》浅蓝色的书皮,西安市检察院公诉部副部长高翔语气凝重而低沉。

2003年叶飞从西北政法大学毕业,翌年考入西安市高陵区检察院工作。2009年,已担任该院公诉科副科长的她被遴选进入西安市检察院,分配到公诉一处毒品犯罪案件专案组。

“学思结合、严谨缜密,是叶飞工作的特点。她在毒战中,巾帼不让须眉。”同事李宝玲追忆道。

2014年7月,叶飞审查起诉了宋某、陈某等人贩卖、运输毒品,运输枪支案。这是西安20多年来涉案毒品数量最大的案件之一,社会高度关注。

公安人员在从广东东莞返回西安的陈某行李中,查获冰毒8包,净重近8公斤;查获自制仿“64式”手枪一支、子弹2发。从宋某住处查获K粉2包,净重1公斤多。但叶飞在审查中发现,毒资由谁提供、毒品真正的拥有者到底是谁尚不清楚。在反复研究技术证据后,叶飞指出宋某、陈某只是“出头露脸”,真正的出资者另有其人。在宋某被判处死刑、陈某被判处死缓后,2017年12月,潜逃4年多的幕后出资人也终于落网。

“都说女人心细,但叶飞的心比针还细。”同事郝振耀说。叶飞制作的一份起诉书,是西安市检察院多年来唯一一份没有被告人身份证号码的起诉书,这其中又是叶飞“抠”出来的一个故事。

2015年6月,叶飞审查起诉朱某贩卖毒品案。但作为一个涉案毒品1000余克的大毒贩,朱某身份却不清,名字是根据他在包裹上的签字确认的。他还交代1994年犯有抢劫罪被外省法院判刑,但没有任何记载凭证。侦查人员两次前往外省取证都无功而返,既没有查到朱某的户籍身份信息,也没有查到朱某的服刑记录。

叶飞决定自己带领公安人员补查。在湖北省荆州市检察院的配合下,终于查明朱某由于抢劫被判无期徒刑仍在服刑的事实。因户籍注销,朱某未能办理二代身份证。朱某的身份被确定,有前科犯罪被确定,被判无期徒刑在刑罚未执行完毕前又犯新罪被确定,违规办理暂予监外执行、违法脱管长达19年被确定,一连串的问号被逐个“拉直”。朱某数罪并罚,最后法院决定对其执行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,相关责任人被追责。

2010年以来,叶飞仅办理的重特大毒品犯罪案件就有191件,全部获有罪判决。“全省禁毒工作先进个人”是诸多荣誉中叶飞最珍视的一个。

工作中,她有“洁癖”

“有人说叶飞工作中像是有洁癖,爱干苦活累活。这恰恰揭开了叶飞办案的奥秘。”李宝玲说。

“我闭关了!”这是叶飞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。郝振耀告诉记者:“每遇大案难案,叶飞觉得在办公室来人多、电话多、干扰多,为集中精力、全神贯注,索性抱起案卷材料钻进公诉部会议室里,一般都要连续几天。”

在公诉部,大家公认叶飞的退查提纲是最细的,提问也是最多的。她在提纲里不但要列举出退查的问题,还要说明为什么必须这么做,并说明补查的途径、意义。“每个案件退查意见平均都有20条以上。”郝振耀回忆。

曾经的专案组同事李美娟告诉记者:“叶飞有一个‘宝贝’——万能充电器,以前的老款手机没有现在这么方便,叶飞会连起万能充电器,查看嫌犯的手机短信记录,一看就是半天、一天甚至几天。”这个劳心费力的招式,叶飞在智能手机时代继续保持,只是万能充电器变成了各式连线插头。很多细节就是在她细细的捕捉中出现,在办理一起网络贩毒案中,她正是通过手机恢复,找到了制服罪犯的铁证。

把隐患一一消除在先,把故障一一排除在前。“有洁癖”,正是对她挚爱职业、敬重职责、敬畏法律最好的诠释。

最后时刻,她仍为工作“调姿”

在叶飞的爱人孙东阳的记忆中,2017年,叶飞几乎每天都在加班。2018年元旦,万家欢聚,叶飞在单位加完班后,发了一条朋友圈,照片里是叶飞的办公桌和桌上的一堆案卷,照片下是这样一行字:“2018年第一天,幸福来自不懈奋斗!这一年,我要提升能力、提高效率,甩掉拖延症,常葆乐观心态,走向幸福。”

“拖延症?”实际上,病魔已逼近曾经活力四射的她。

“2018年初,叶姐的身体状况改变得比较明显。体重不断下降,经常头痛、失眠、健忘,她和我嘀咕是‘职业病吧,可能是办案忙,扰乱了神经系统’。”阎若鋆回忆。

得知叶飞突然病发的消息,最痛悔不已的无疑是叶飞的母亲。2017年夏天,叶飞有一次晕倒,母亲强拉着她去医院看病,初步诊断是颈椎弯曲度变直。“我翻开她的医保病历,全是空白。十几年来除了生宝宝,叶飞没住过一次医院,有个小病小灾她都吃点药扛着,在她心里工作最重、案子最重,不愿耽误工作。那次也是因为她嫌麻烦,没好好查,耽误了发现大病的机会。”

2018年暑假,叶飞本来答应女儿去珠海长隆游乐园玩,但因为忙案子,叶飞像无数次“爽约”一样,这次又对女儿失信了。

8月27日,叶飞确诊脑部恶性胶质瘤四级,按医学常识往前推,她的病灶恶化至少半年、一年,潜伏期甚至更长,而2018年伊始到病发的8月,她承办的重特大案件又有20多起,审查起诉的最后一件毒品犯罪案件吴某贩卖毒品案,接案时间显示7月16日,离她病情恶化只隔一月有余。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叶飞浑然不知已身患绝症,依然忘我付出,把生命中最后、最美的时光倾情挥洒在工作岗位上。

“在她心里,任何时刻都是案子最沉,什么时候都是工作最重。为了工作,叶飞从不吝惜的是自己的精力,最想保障的是办案时间。”西安市检察院检察长张民生动情地说。

在得知叶飞的事迹后,陕西省委常委、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作出批示,并给叶飞写下“兢兢业业、恪尽职守、忘我工作、甘于奉献”的挽语。

冬日的暖阳透过玻璃窗,照在叶飞的办公桌上。阎若鋆把《毒品犯罪案件侦查取证问题实录》放在了叶飞办公桌上。“算是对她的一份祭奠吧。因为这是她牵挂惦念的战场,是她不愿撤下的阵地。”阎若鋆说。

[责任编辑:佟海晴]